非常罗嗦的前面的话:


首先是最近都没有更新,我谢罪555,总觉得有一堆事要做,想要把翻译计划推后,但是发现再怎么推后面都会有新事情出现,所以干脆握拳现在就开始行动。

之间我并不是特别闲,追了一篇文,但是因为戳到了末末的雷点,所以估计不会翻……
之前翻过另一篇文,个人很喜欢,但是那文实在过于微妙,所以我还是决定先私敲朋友求鉴定。

然后今晚不知道哪里蛋疼,突然很想翻这篇。当时哈哈哈哈地说这篇是难得的虐攻文啊有空我翻译给你们看,翻的时候才想起来——


我当时是发誓绝对不重看这篇的。


翻译的很渣,很糙。没有校对,没有修改。中间有很多诗歌/歌词一样的片段都被我鲁莽处理(缺乏文艺细胞和文学素养)


警告完毕。









                                       他拥有的让他无法满足  
                                          他渴求的已经失去  
                                         冒险还有什么意义?  
                  但愿我所做的这一切,我的眼泪和痛苦,可以换回你  
                                      这些伤痕必定会使他分崩离析




近日来中/国的经济崩盘导致整个国家陷入了恐慌。政府官员和军方人员正在试图控制遍布全国的暴乱。中/国的未来仍然未知。最新消息请继续关注新闻报导。

——新闻头条




伊万凝视着王耀一动不动的躯体,他的黑发垂落在脸颊两侧,铺散在白色的床单上。伊万挫败地握紧了拳头。穿着病号服,王耀的身体显得更瘦小了。他看起来如此脆弱,安静地躺在医院的白色床单上。也许有人会说王耀看起来很宁静,但是他昏迷不醒的状态只能让伊万感到紧张不安。伊万不敢相信那样一个伟大的国家会有一天会变成这样,几个月来昏迷不醒。

他的子民的暴动使得耀的身体崩溃了。伊万是在王耀的家里发现他昏倒了的,他马上把他送进了医院。医生说他陷入了昏迷,谁也不知道知道他什么时候才会苏醒,或者还会不会苏醒。伊万先是不敢相信,然后一脸震惊。

之后的两个星期,伊万一直拒绝离开王耀的身边,他吓跑了所有想要赶走他的医生和护士。后来还是阿尔弗雷德,弗朗西斯和路德维希三个人合力才把他拖出了病房。其间他打破了一堆桌子和椅子,打肿了阿尔弗雷德的一只眼睛,打断了弗朗西斯一只手腕,打青了路德维希的脖子。

那之后,伊万被迫勉强重拾了他作为一个国家的责任,但他仍然会在每天的探访时间来看望耀。他会一直待到探访时间结束仍不愿离开,他会带来一堆向日葵和礼物,希望能够把王耀唤醒。每天每天,他都会在王耀的耳边对他低吟出无尽的爱语,告诉他世界上发生的最新的事。可是无论伊万怎么尝试,王耀都没有给他任何回应。他只是静静地睡着,让伊万有时会怀疑他会不会在做梦,梦里会不会觉得很疼。每天每天,伊万尝试唤醒王耀,但他从未成功过。

伊万坐在王耀的病床边,悲伤地看着他。

“耀,请快点醒过来。”

如果我说我需要你,我无比爱你,你会不会觉得我很自私?如果我说我根本不关心我自己的子民会怎么样,你会怎么想?


 


 




伊万走向王耀的病房,正看到一个医生开门走了出来。医生抬头看见了他,吓了一大跳,他不停地用手抚摸心脏,试图让自己平静下来。他飞快地往左右看了看,紧张地走到俄罗斯人身边。伊万大步迎了上去,他的眼里升起了希望。医生紧张地咳嗽了一声,一边揪着自己的领带,一边说话。

“布拉津斯基先生,病人似乎是醒过来了,但是——”

伊万的大脑在听到“醒过来”的时候便停止了运转。他粗暴地把医生推到一边,摔开大门,飞快地跑了进去。他的心脏在耳边突突直跳。伊万急切地想要看到王耀苏醒过来,想要看到他对自己微笑,笑话整天担心个不停的自己像个白痴。他要跑到耀的身边,狠狠地抱住他——伊万在离病房门几步远的地方猛地刹车停住,他的声音干涩嘶哑。

“耀——”

他的眼睛。

王耀背靠着墙坐着,看起来像是一尊悲伤的瓷娃娃。他面无表情,对门被撞开的声音和伊万的叫声都毫无反应。金色的眼睛里一片空白,直直地盯着前方。

伊万眼中的所有的希望在一瞬间熄灭,取而代之的是恐惧。一滴冷汗顺着伊万的脸颊流下,他害怕地往后退了一步,抓住了门支撑自己。他的身体因为这排山倒海的情感而动摇,而颤抖,想要找到一个出口。

恐惧。

混乱。

为什么突然之间,整个医院都寂静了下来?

他颤抖着转过身,抓住了医生的领子。他不顾一切地摇晃着医生的身体,绝望地叫喊着。

“你对他做了什么?把他恢复!”

伊万粗暴地摇晃着医生,眼泪流了下来。他想要说什么,但是他的喉咙干涩地发不出声音。他的话语充满了痛苦和绝望。

“耀他怎么了?”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声音很小,几乎细不可闻。词语也因为泪水和哽咽而含糊不清。他的手指慢慢地从浑身紧张的医生身上滑下来。他跪了下来,膝盖“呯”地碰到地上,眼睛直直地瞪着白瓷地板,希望这一切都只是梦而已。

他的耀醒了,但是他的灵魂已经不再了。


 


 




空气中飘荡着活泼的曲调,他似乎想要用自己的欢乐的歌曲来改变这种冰冷的气氛。

伊万一边哼着歌,一边梳理着王耀的头发。他小心翼翼地把黑发分成几缕,再用梳子仔细地梳理着。他停下了口哨,开玩笑地责备起王耀来。

“耀耀!你应该好好照顾你的头发!如果不经常梳理的话,你的头发会打结的!”

沉默。

伊万的声音有些踌躇,他继续说着。

“还好我注意到了呢耀耀~”他欣赏着乌黑的长发,微笑了起来,“好了!又闪亮又柔顺!”

伊万继续对着王耀的头发自言自语,但是王耀什么也没回复他。他安静地坐在房间中央的椅子里,任凭伊万为他设计发型。自从他醒来起,王耀一句话都未曾说过。他平时的那双明亮的眼睛变成了迷雾般的琥珀色,他的嘴唇永远温柔地微微皱起。

梳理好了头发,伊万从口袋中掏出了一根红色发带,给王耀绑了他平时的那种发型。他并不在意他的同伴既不回应他也不说话,他自己可以想象耀会说什么话。

“哎呀!不要玩我的头发阿鲁!”

王耀会把他的手拍到一边,转过头,露出他那张可爱的红红的小脸。然后伊万会继续纠缠不清求着王耀,然后王耀会于心不忍地继续让伊万玩他的头发。

伊万看着现在的这个名为王耀的存在,强忍着让自己坚持下来。


 


 



中/国的经济现状仍然没有得到任何改观……

-新闻头条




弗朗西斯的声音在伊万的脑海里转啊转。

“小东西~忘记中/国吧,你再怎么努力都没用的!你再继续待在他身边,只能伤害你自己!”

他的声音如蜜糖般甜美,但是他说的话却毫无意义。表面上看,他是在关心他,但是伊万知道他只不过是想要达到自己的目的。弗朗西斯在为他的利益进行表演,伊万不愿意回应这种看起来美好的企图。

弗朗西斯的声音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阿尔弗雷德。

“嘿!俄/罗/斯!你应该走出那个地方,多出门晒晒太阳!”

那个兴高采烈的蠢货,伊万真想对准美国人的脸狠狠揍上一拳。

然后是不停断的声音。一个接一个,所有的国家都在恳求伊万开始新生活。每个人都带着他们虚假的泪水和华丽的慰问词。但是伊万知道他们真正想要的只是那个虚弱的国家,他们在等待保护着他的人离开——他们全部在他的背后嘲笑着他的愚蠢。

“你最近看到俄/罗/斯了吗?他彻底被那个垂死的国家拖垮了!”

“真可怜啊,他不可能救得了中/国的。”

“真蠢。”

“我估计那个老人的时辰已经到了。”

“你说中/国的土地会不会被拍卖?”

“嘘!俄/罗/斯会听到的!”

伊万把所有的嘲弄彻底地过滤掉。他们都是一群伪君子!他们对他的耀如此残忍!他们明明可以帮着做点什么,但是他们却只是说着一些伪善的安慰之词。自从王耀昏迷的消息传开之后,没有人,他们没有人来看过他,他们只是简短地同伊万打个招呼,连看都不愿意看王耀一眼。他们的行为让伊万的血液都沸腾起来。

伊万的一只手握起了拳头。他低下头,靠近椅子中的人。他轻轻地抚摸着王耀的脸颊,嘴巴凑近他的耳朵。他说话的时候面带微笑。

“耀,不要担心。没有人能从我身边带走你。”

伊万的脸上投下了阴影。如果王耀能看见的话,他一定会为伊万现在的样子而心碎不已。


 


 




日子开始过的没有记忆。伊万把王耀从医院中偷偷转移走,把他们俩人锁在自己的房间里。听到那些国家的对话让他觉得恶心,他再也不想被那些人的怜悯所包围。伊万还觉得耀在医院里容易受伤,如果是在自己的家里,他一定能够更好地照顾他。伊万闭门不出,拒绝接待一切来访,他彻底放弃了自己身为国家的责任,把他生活的全部中心放在了王耀的身上。

他溺爱着他,他仍然期望着他的努力能够把他所知道的那个耀带回来。

王耀的状态一直没有变化,伊万脸上的担忧和疲惫却与日俱增。伊万在想,现在他的这种精神状态是不是和白俄罗斯对自己一样疯狂。伊万不停地说话,打破自己和王耀之间的沉默。

“耀?请你告诉我是谁做的,我会杀光他们,为了你。”

“你生我的气吗,耀?是不是因为你生我的气了,所以你才不愿意和我说话?”

“耀,你饿吗?我给你做点吃的吧。”

“耀,你看这些向日葵开的多漂亮啊!对不对?”

在一个国家面临崩溃之际,他的人形象征还能维持多久呢?


 


 



世界各国积极讨论将如何应对随时可能到来的中/国/政/府的垮台。

-新闻头条





伏特加是他唯一的慰藉。当他喝得烂醉的时候,他的烦恼也会变少一些,他会觉得一切都会好起来。

房间里的伏特加酒瓶越堆越多。

伊万不知道他的伏特加储存量还够支持多久。他举起一个瓶子,把所剩不多的酒倒进嘴里。他盯着酒液,王耀从来不喜欢他喝酒,每次他看到伊万举着酒瓶,他都会毫不客气地给伊万的脑袋一个手刀。伊万的眼神从空瓶子转移到王耀一动不动的身体上,他的眼睛突然有些发酸。

“伊万!喝酒对身体不好阿鲁!我才不管你说这是不是什么俄罗斯水呢!”

伊万苦涩地笑了。如果耀能回来,他情愿放弃一切。和他温暖的怀抱比起来,伏特加带来的慰藉又算的了什么?

他把瓶子砸在地上,磕磕绊绊地走向王耀的方向。他伸出手,把垂落在他脸上的黑色发丝抚开。

没有。

他屏住呼吸,微微地偏过头亲吻着王耀。他绝望地想要得到回应,他用他的大手捧起王耀的脸,扶着他的脑袋让自己进入的更深。眼泪从伊万的脸上滚落下来,落在了王耀的脸上。他想要的并不多,只要一点点,一点点小小的迹象,让他知道他的耀还和他在一起。他的吻变得更加粗野,他把王耀搂得紧紧的,他的视线被泪水模糊。

求求你。

伊万用舌头侵入王耀的口腔。

你们为什么要从我身边夺走他?

伊万感到一阵窒息,他往后退了退,眼睛仍然紧紧地闭着。

这是我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祈求。

伊万慢慢睁开眼睛,什么也没变。王耀的目光直直地穿透他,好像他并不存在。王耀没有回应他的吻,没有主动缩短他们的距离,没有用膀子环绕住伊万的脖子,没有把他纤细的手指插入伊万的淡金色发丝里。

伊万不知道要怎么办。

他还能依靠什么活下去?

砰砰,砰砰。

伊万转头看着门,大门缓缓地滑开。托里斯站在门口,脸上是抑制不住的紧张。他走进房间,开始捡起地上数不清的酒瓶子和玻璃碎片。他小声地叹了口气。

伊万对托里斯的突然闯入没有反应过来。他甚至不知道眼前这个人是不是真的存在。托里斯直起身体,抱着一堆伏特加酒瓶,看向伊万的眼睛。伊万的精神看起来非常脆弱,几天几夜的不眠不休让他看起来老了好几岁。任何战争和政治斗争都从未让俄/罗/斯变成如此模样。托里斯怀疑自从伊万把自己和耀锁在房间里之后,他是不是根本就没再出门过。他抬头看了看王耀,忍不住同情起他们两个人来。即使是现在这种状态,王耀仍然看起来十分美丽,但是托里斯知道这种美丽让伊万付出的代价。托里斯想起了自己进来的理由,清了清嗓子。

“俄/罗/斯先生,我觉得适当的睡眠对您的健康是有益处的。您看起来非常疲惫,我可以帮您把房间打扫干净,您……要不要出去散散步?”

托里斯的声音渐渐低了下去。伊万怀疑地瞪着托里斯。他在想什么?转头看着耀,伊万决定忽略托里斯。他在不在房间里都没有关系。

看到伊万转过身去,托里斯慌忙接着说。

“俄/罗/斯先生!如果你继续这样和中/国先生耗下去,你会崩溃的!”

托里斯说的是真心话。他不敢想象这个世界同时失去两个大国会变成怎样。

伊万僵硬了。他握起了拳头,眼中燃起了怒火。他低声地说,

“出去。”

托里斯不顾伊万的命令,又劝了一次。

“我只是在担心……”

“我说了,出去!!!”

伊万的怒吼在墙壁间回荡。托里斯跳了起来,飞快地冲向大门,途中落下了好几瓶伏特加瓶子,他使劲地摔上了门。

伊万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他的胸膛因为愤怒而上下起伏。他精疲力竭地倒在床上,转头看着王耀。

你看不到我,对不对?

伊万挣扎了半天,终于坠入了焦躁的梦乡。


 


 




他在做梦。

他梦见了大片的向日葵花田,一直绵延到天边去。远处站着一个模糊的影子。

开始他走的很慢,然后他开始跑起来,一直跑到那个神秘的影子身边。

他伸出手,想要碰触他,伊万不停地奔跑着,一路擦过向日葵。

(为什么跑了这么久,还是离的好远?)

他想大声叫出他的名字,但他却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背影。这是男人……还是女人?

(你是谁?)

风吹了起来。

向日葵的黄色花瓣迎风飞舞。

影子慢慢地转过身来。

伊万瞪大了双眼。

耀。

伊万的脚步慢了下来,他看着王耀。

他穿着一身黄色的长袍,和向日葵一样。

(你为什么如此悲伤?)

他抬起头看着伊万,他的脸上带着悲伤的笑容。他似乎有无尽的话要说,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泪水沿着他的脸颊滚落下来。

(不要哭)

他走到伊万身边,伸出手揉着伊万的乱发。看着伊万紫色眼睛里迷惑不解的神情,他的泪水不停滚落,但是他却根本不想抬手去擦掉它们。

(我不要看到你的眼泪,除非那是幸福的泪水)

他踮起脚尖,轻轻地吻上了伊万的嘴唇。

(为什么这种感觉像是——)

温柔的吻,甜蜜的吻,可惜太过短暂。

耀转过了头。

(你在对我说再见吗?)

爱。

向日葵慢慢地消失。

(我也爱你)

王耀转身离开了。

伊万恐慌起来。

你为什么不说话?

伊万的腿被固定在原地,伊万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王耀消失在他的视野里。

(所以,求求你)

向日葵慢慢地消失着。

(请你不要)

他再也看不见王耀的身影。

(离开我。)

这个空荡荡的世界里,只有他一个人。




 

 


 






哭泣着醒来的时候,伊万发现自己从床上摔到了地板上。因为内心中的无限恐慌,他迅速地爬了起来,他甚至没有注意到自己满脸的泪水。他转身面向王耀坐着的椅子。

空的。

耀。

他在哪里?

伊万疯狂地搜遍了房间,找不到任何耀的踪迹。恐惧溢出了理智。

不。

不。

不不不不不不不不!!!!!!!!!


这不是真的。

耀消失了。




 

 


 






联/合/国大会决定,将由美/国,英/国,法/国共同管理中/国,直到中/国国内的混乱平息下来。在此期间,这三个国家会尽力帮助中/国恢复重建。

-新闻头条





 




伊万狂暴地瞪着阿尔弗雷德,亚瑟和弗朗西斯。他们甚至连装模作样的负罪感都懒得做。他们都板着一张脸,等着伊万的下一步行动。

“你们做了什么——!”

亚瑟打断了他。

“这是最好的结果。”

伊万上前想要揍亚瑟,却被阿尔弗雷德拦住了。阿尔弗雷德在看到伊万的拳头攥紧时便冲上了前。伊万拼命想要挣脱阿尔弗雷德的掌控,他忍无可忍地狂吼着。

“人渣!!!”

他的耀,被这些贪婪的人渣抢走了……

感到伊万无力地滑下,阿尔弗雷德松开了手,任凭伊万跪在了地上。失去耀的世界实在太过于沉重了。

亚瑟居高临下地看着伊万。

冰冷地,鄙夷地,不屑一顾地。

亚瑟不耐烦地叹了口气,这简直是浪费时间。他最后看了伊万一眼,冷冷地说。

“俄/罗/斯,这是这个世界运转的规律,不要像一个小孩一样。”

他停顿了一下,似乎在整理思路。他慢慢地说出下一句话。

“如果你不小心点,你就是下一个。”

三个人离开了。

伊万甚至没有力气抬头看。


如果他甚至无法保护最爱的人,

他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他又变成一个人了。   





               他经常让自己沉浸在疯狂带来的的快乐之中  
                                      只不过这一次  
                                   他再也无可救赎








END

 

 

 

 

我再也不翻虐文了!!!!!

平静,平静下来。

第一次看的时候,一路都没什么感觉,却被最后一段三人组的表现虐了个内伤,疼的我扭头发誓再也不看第二遍。其实除去这为了虐而虐的荒诞的情节设定,这其实也就是一幕绝望的爱情剧。但是当时联想到了一些三次元的东西,便觉得特别难受。

它的情节固然愚蠢,而且退一万步说真的发生了什么事还谁顾得上谁。但是正因为最后那一段(以及前面对于别国的描写),又让我觉得这是一个基于可能性推测上的我们所期待的角色性格演绎出的结果,可惜这种结果并非我们所期待的。两个人同样的受害者身份让我有了触动——我们分享过那么多艰苦的岁月。耀困境的时候,伊万同志曾经那么头脑发热地帮助他;伊万瓦解的时候,我们没有乘火打劫(大概,这句说的我很没信心)。感叹着他们的联系既脆弱的经不起挑拨,又坚强得不可思议,脆弱地无法改变什么,又坚强地让全世界躲到角落里。哈哈哈

既荒诞又有些现实…这文就让我痛苦了很久。

 




2010.03.06 Sat l 未分类 l 留言 (11) 引用 (0) l top

留言

啊……啊……
没有人告诉我这是BE…
(噙着泪水爬回了自己家
2010.03.06 Sat l 秋. URL l 编辑
无法给出好的回复,对翻译者表示敬意。
2010.03.06 Sat l 路人甲. URL l 编辑
混蛋!虐死我了啊!痛苦的摔了一地瓶子
不看第二遍,不看不看T皿T
死XX!死XX!死XX!哼!v-40
2010.03.06 Sat l AA. URL l 编辑
伊万的腿慢了下来……
↑这……
2010.03.06 Sat l 13. URL l 编辑
厄 那改成脚步慢了下来?
2010.03.06 Sat l aries. URL l 编辑
………………………………………………

2010.03.06 Sat l 小川末末. URL l 编辑
别这样,我很恐慌= =
2010.03.06 Sat l aries. URL l 编辑
看完了
BE的结尾我倒是有预料了,因为之前你说过一点,所以打击不是很大。至少小耀在最后的时段说了我爱你,也向露告别了。
偶一直在回味那段梦境。因为过于有画面感,所以老是想到小耀和啊露当时的表情。
如果是我的话……可能会这样写结局
发狂的啊露抢回了小耀的身体,然后抱着冰冷身体笑着入睡……
2010.03.06 Sat l 小川末末. URL l 编辑
因为我觉得虽然那三个人抢走了nini的身体,但是至少这样给啊露留下了复仇的目标之类的东西……
那样的啊露至少还可以抱着一丝目的活下去。
2010.03.06 Sat l 小川末末. URL l 编辑
把全世界都干掉抱着爱人冰冷的身体陷入长眠
等待几百、几千年后春天的降临
童颜8千岁和老露
2010.03.06 Sat l 秋. URL l 编辑
虐文我再也不看第二遍了!
嘤嘤嘤嘤又蠢又虐的剧情!<s>想起来红零君的那篇英·国消失的短漫叫silencer来着?l……</s>
2010.03.06 Sat l 13. URL l 编辑

发表留言












引用

引用 URL
http://ariesw.blog125.fc2blog.us/tb.php/11-836ec9bc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