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经理的月末小结。
Enchanted






草,我这个三脚猫连标题都不会翻译……先这么着吧,欢迎英语小能手提供意见~
CP:露中,韩香,米英,法加,独伊,西罗马,希日,波立,普奥匈,瑞芬……
(全员,CP太多,我严肃地考虑适当地砍掉别的角色的戏份……)


这是个充满了魔法和童话的故事。





--------------------------------------------------------------------------------
序章




“来嘛!大哥!我们要听故事!”

“天不早了,你们两个该去睡觉了——”

“不嘛!讲故事讲故事!”

“你已经十岁了,勇洙。你不觉得现在还想听故事太小孩子气了吗?”

“故事是我起源的!所以我多大都能听!”

“故事不是你起源的阿鲁……就是因为你太喜欢撒谎,你才只有香港一个朋友。”

“那不是在撒谎!我是韩国人,整个世界都是我的!”

“你又在撒谎了。”

“大哥,讲个童话故事吧,求求你~”

“请给他讲个故事吧,”菊说,“我想睡了。”

“好吧阿鲁。”王耀叹了口气,他的作业还没做完,但是如果讲个故事能让勇洙安然入睡而不是大半夜折腾,那他还是愿意的。“你的故事书在哪?”

“我不要听书里的故事!太无聊了!”勇洙抱怨道,“大哥你编一个吧!”

“你想让我给你编故事?这时候?”王耀问。

“求你了,请给他编一个吧。”菊也忍不住求饶了。

“就一个,说好了?”王耀叹气,搬了把椅子坐到勇洙的床边,为他盖好被子。“很久很久以前,在遥远的大陆上,有一个王子,他名叫……嗯,伊万·布拉金斯基。人们都叫他勇敢的伊万王子。他是……厄,苏维埃帝国的王子!”菊用不信任的眼神看着他。好吧,缺乏起名的创新本领不是王耀的错,现在可是晚上9点!“在他和他的姐姐……恩,乌克兰公主的旅途中,他遇上了世界上最美丽纯洁的姑娘。为了成为国王,伊万必须要娶妻,因此他决定娶这个美人阿鲁。”

“苏维埃王国所有的人都为他们高兴,除了纳塔莉亚。她破坏了婚礼,并且要求和勇敢的伊万王子决斗。如果她赢了,那么伊万王子必须娶她。如果伊万王子赢了,她就自愿嫁给伊万王子的好朋友托里斯,因为托里斯也深深地爱着他。最后,伊万王子用……厄,他的水管打败了纳塔莉亚!完。”菊冷冷地递过另一个不信任的眼神。“婚礼继续,第二天,纳塔莉亚嫁给了托里斯,所有人都获得了幸福。真的完了。去睡觉阿鲁。”

“王子爱那个美人吗?”勇洙问,他的眼睛睁得大大的,“你没说到这一点啊。”

“……如果我说是的话,你会乖乖地去睡觉吗?”

“不!”

“为什么?”

“以为听起来,伊万根本不爱那个美人啊!”

“好吧,他爱的其实是别人,完。”

“不!他爱的是一个叫王耀的男孩!”

“……你八点档看的太多了。这对你的成长没有好处。他才不爱什么叫王耀的男孩,不要把你大哥当成童话的角色,这太诡异了。”

“这才不诡异!你的结局编的不好。美丽的姑娘其实爱的是托里斯,然后他们结婚了!”

“那女巫纳塔莉亚要怎么办?”

“伊万王子杀掉了她!”

“任勇洙!伊万王子没有杀人!”

“大哥,别这么无趣。他用一个毒苹果让纳塔莉亚沉睡了!然后王子和耀一起结婚了!”

“王子没有和耀结婚!”

“他们结婚了!然后一个喜欢猫的男生喜欢上了本田菊,因为他也喜欢猫喜欢的不得了!”

“我没有——”菊刚开口,他的话就被哥哥打断了。

“童话故事不是这么发展的!”

“我说这么发展就这么发展!然后呢,在另一个叫做大寒国的地方,有一个叫做任勇洙的男孩,他叫做天才的任勇洙王子,他和一个叫香港的男孩在一起了!”

“好吧,随你怎么说。所有人都是同性恋,这个世界没救了。”

“你确定你认同我的结局?”

“我确定。现在都给我去睡觉,你们明天还要去上学。”

“我发明的学校!我不用去上!”

“睡觉去。晚安。”

当第二天这个10岁男孩和香港手拉着手从学校回来,声称自己是大寒国王子,而香港正是他的梦中情人的时候,王耀非常地后悔编了那么个故事。他已经可以想象的出香港的表亲亚瑟·科克兰,同时也是王耀的同事和好友,听到这个消息后会想要和自己好好聊一聊的结局。









第一章




“今天天气真好啊,姐姐。”伊万说。

乌克兰点了点头。

“城堡里太无聊了,”伊万继续说着,“而且还冷的要命。在树林里小小散一圈步不会对任何人造成伤害,您说是不?唯一值得遗憾的,就是可怜的莱维斯差点被熊杀掉,但是他还是活下来了,所以说这不算什么事故。哎,还好没有下雪,您说呢?”

乌克兰又点了点头。

“姐姐,您总是不怎么说话。”王子忍不住指出,“不过我觉得这挺好的,您是个爱哭鬼,是的。您不说话的时候比哭个不停的时候好多了。不过我很您保证,我对您并不反感。您真的应该停止和那些朋友一起的行为了,比如那个意大利王国的王子。他又吵闹又无理又愚蠢。以及那个带着眼镜的金毛小家伙——他们甚至不是苏维埃帝国的人!喔,还有那个除了睡觉和逗猫整天什么都不对的男孩,他不是个令人尊敬的榜样。您应该多花点时间和我在一起!每天我们都可以这样冒险!”伊万指着一望无际的树林。“喔,还有您欠我的天然气的钱还没还呢,我的姐姐。”

乌克兰再次点了点头,她只想转头跑回家里去。

“你听到了吗,我的弟弟?”乌克兰觉得自己好似听到了一阵歌声——如果那能被称之为歌声的话。

“我什么也没听到。”伊万回答,“您有些不清醒了。”

“不!你仔细听!”

王子停下了行走的脚步,竖起了耳朵。

“是的,”他顿了顿,“听起来好像有人杀掉了您疯子朋友的爱猫。您觉得是否有人正……有危险?”

“我们要去帮他们!”乌克兰说。

“不,这不关我们的事。”伊万毫不犹豫地说,继续沿着树丛走着。他的姐姐没有跟上来,而是坚定地一动不动,挣扎着到底是做一个听话顺从的公主,跟着弟弟继续往前走,还是像一个有良知的公民一样去帮助有困难的人,尽管她有可能因此挨上一水管。后者才是正义的,但是明显是不明智的。伊万发现身边没有人,便转过身来,“姐姐,您不走吗?”

“我们应该去帮他们!”她说着,哇地一声哭了起来,她的眼泪对于伊万王子来说总是非常有效,“求你了!”

“好吧,我和您一起去,请别这么吵……”伊万回答,微笑着举起了水管,“否则。”

“谢谢!”乌克兰马上抓住他的手腕,拖着他往声音发出的方向跑去,匆忙中差点撞上了树干。伊万努力地保持他们跌跌撞撞奔跑的时候不会摔倒。她究竟知不知道自己在往哪里跑?伊万王子希望自己的姐姐认路,他可不想迷路,或者看到什么自己不想见的人。“弟弟,你有时候真的非常善良!哦,我真希望有人能够发现你的这一点!快看,你看到那个了吗?”

“是个房子,”伊万面无表情,“我看到了,谁会住在森林里?”

“热爱大自然的人?”乌克兰猜测。

“待着别动,”王子命令道,用手臂挡住了他的姐姐。“我去勘察一下房间,确保它是安全的。我不希望您莽撞行事,姐姐。这里可能是苏维埃的在逃罪犯的据点。”

“但是——”

“给我待着别动。”

“……是。”

伊万点了点头,紧了紧水管,走向了前方那个像村舍一样的小房子。当他靠近的时候,尖叫声也逐渐增大。像执行一个危险任务一样,伊万非常严肃地踢开了门,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穿着一身粉色的金发姑娘。好吧,其实这姑娘长得很像个小伙子,但是那一身粉色连衣裙让伊万王子思索了起来。不论如何,这个人看起来非常不高兴。

“你,必须要为此付出代价!说起来,你是谁啊?”他——还是她?开口问道。

很可疑。

“我是苏维埃的勇敢的伊万王子。我的名字是伊万·布拉金斯基。”伊万自我介绍道,“你是谁?”

“我是菲利克斯,菲-利-克-斯~”

“你是……男的?”

“是的,我当然是个男的!但是我也同时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姑娘!”

“所以你不是男的?”

“我刚不是告诉你了,我是男的。”

“一个男的怎么敢自称世界上最美丽的姑娘?还是说你是那些很少见的性别不明的人?”

“……不,我真的是男的。”

“但是你穿的像个女人,你还说自己是最美的姑娘。”

“这是爱好!”菲利克斯斜靠在被打烂的门边,抱着胳膊看着他。他上下打量着伊万,让伊万觉得浑身不自在。“也就是说,你是个王子?”

“也就是说,我是个王子!”

“是真的王子?”

“是真的王子。”

“你认识托里斯吗?”

“托里斯!是的,我认识他,他和他的兄弟们都是我的好朋友!”

“哇,是真的?”菲利克斯非常兴奋,“你能不能把我带到城堡去见他?”

“先回答我一些问题,”伊万说,“你为什么住在森林里,你是在逃罪犯吗?”

“如果美貌也是一种罪,那我的确是个罪大恶极的犯人。”菲利克斯抛了个媚眼。

“……你眼睛里有东西吗?”

“……没有。”菲利克斯咳嗽了一下,“好吧,回答你的第一个问题。我正在树林里骑着我的小马,然后我迷路了!我在找苏维埃帝国的城堡,我要找到托里斯,然后和他结婚!因为我们,彼此相爱。所以……我到了这里,并且已经在这儿晃悠了3天了。无聊极了,愚蠢的大自然,有一只熊把我可爱的小马给吃掉了!所以,你能带我去城堡吗?我想念托里斯!”

伊万怀疑那是不是差点杀掉莱维斯的那只熊……也许那只熊讨厌小个子的东西。

“好吧,我会带你回城堡。”

他是个名副其实的勇敢的王子!

在回程的路上,伊万意识到应付菲利克斯喋喋不休的叨唠耗费了他大部分的勇气,不过还好乌克兰一路闭着嘴巴一言不发。菲利克斯不停地说着托里斯,托里斯这样,托里斯那样。让伊万王子的青筋直跳,但是他忍耐住了,运用他良好的自我控制能力不向这个金发小家伙举起自己的水管。啊,他真的好像试试看用水管砸上他的脑袋啊……




“菲利克斯,你怎么会在这里?”

“伊万,他在树林里找到了我然后救了我!”菲利克斯猛地抱住托里斯,在他的脸上留下无数浅浅的亲吻。托里斯看起来不那么高兴,更像是惊讶的说不出话来,爱德华迅速地用手盖住了莱维斯的眼睛,不让他纯洁的心灵受到污染。关于这一点伊万一直不能理解,莱维斯明明是最能喝酒的一个。“所以,我来找你了,我们结婚吧!”

“哇,等等,你在说什么?”托里斯机械性地把身上的人推开,“结,结婚?我们什么时候订婚了?”

“我们一直都订婚了!”

“我什么都不知道!”

“我们订婚了,”金发小伙子生气地把手放在屁股上叉着腰,“也就是说,我们应该结婚。不论怎么说,我是世界上最美的姑娘!”

“从什么时候?”

“再说一次,一直都是,切。”

“我赞同这桩婚事!”伊万插了一脚。

“你看?王子也同意了!”菲利克斯开心地拍着手。

“我……我不认为我们结婚是个好主意……”托斯里犹豫不决。

“当然是个好主意!”菲利克斯鼓励着他,“我们什么时候能举办婚礼啊,伊万王子?”

“我不在乎时间,”王子送了耸肩,“你们想的话,明天就能结婚。”

“明天?”托里斯差点被噎住,“伊,伊万,你为什么要这样?”

“因为我希望你幸福!”伊万微笑地回答道。

托里斯觉得这是他这辈子见过的最虚假,最肥胖的笑脸。





“你不为他们感到高兴吗?”乌克兰坐在教堂长凳上啜泣着。她前方的一些人转过头来对她发出“嘘——”的声音。乌克兰的睫毛液因为泪水被花开了,弄得满脸都是。她用手帕擦了擦鼻子,又用同一方手帕擦了擦脸。王子感到无比震惊和恶心,小心翼翼地把自己的屁股挪开了几分。“擤——他和世界上最美丽的姑娘结婚了!还有什么比这个更美妙的事吗?小托里斯也终于长大啦!我真怀念他还是个孩子的日子!”

“美妙极了。”伊万干巴巴地说。

“是真的!”公主又开始哭起来。

“小声点!姐姐!”伊万竖起一根手指,又指了指还在进行的仪式。“你会打扰他们的。”

“对不起!”乌克兰哽咽着,抱住伊万的胳膊抹了抹,伊万努力地让自己不要发抖。

他是勇敢的伊万王子,勇敢的伊万王子,他能忍的……他什么都不怕……

“婚礼停止!”突然,伊万听到了一个尖尖的声音。

纳塔莉亚。

好吧,其实他并不是什么都不怕。

“伊万在哪里?”

纳塔莉亚是住在森林里的邪恶女巫,也是所有人对森林敬而远之的主要原因。即使是阿尔弗雷德也不愿意去哪个森林,免得让自己见到她。她疯狂地迷恋着伊万王子,不惜一切手段想要摸一摸他。伊万,令人遗憾地,对她并没有相同的感情。座上苏维埃下任王后的宝座是她的毕生梦想,可惜伊万宁死也不愿意。实话实说,伊万怕她怕的要死。

“我不在这儿!姐姐!”他小声地说乌克兰说,在椅子里缩成一团,希望纳塔莉亚不要发现他。

“他在这儿!”乌克兰大叫,站起来挥了挥手。

“姐姐!”伊万低吼。

上帝啊,她有时候真的是彻底顽固不化!简直让他都羞愧地想要把自己埋起来。但是他仍然爱自己的姐姐,大部分的时候。

“你TMD是谁?”罗马诺,乌克兰的朋友,意大利王国的王子,粗鲁地吼叫起来,“这TMD不是你的婚礼,快点滚出去!”

“马上这就会变成我的婚礼。”纳塔莉亚冷冷地说,“你才是给我滚!”

“我是被邀请过来的!”意大利人不甘示弱地吼了回去,“不像有些人!”

“我没时间和你啰嗦。”纳塔莉亚皱了皱眉头。

她又拍了拍手,整个礼堂浓烟滚滚。伊万一边咳嗽,一边用围巾捂着嘴巴不让自己呼吸,乌克兰一只手捂着嘴巴,一只手不停地挥舞着眼前的浓烟。伊万慌忙地想要去抓手边的水管,却在感觉到有手紧揪住他胸前的衣服和头发的时候僵硬了。他的水管对女巫没用,她会诅咒他,让他无法反击。

“伊万……”纳塔莉亚的声音在他耳边缠绕。

“是……”伊万只能吐出这一个字。

“让我们把这个婚礼变成我们的婚礼。”女巫轻轻笑了起来,“你应该和我结婚!我们应该成为苏维埃帝国的国王和王后!”

“不,您太客气了。”伊万礼貌地说,拼命地摇头。

让他娶纳塔莉亚,他宁愿自己和菲利克斯结婚算了,他意志坚定。

“你和我结婚!”纳塔莉亚吼着,抓着他的头发。

“我不!”王子吼了回去。

“结婚!”

“不!”

“好吧!”伊万的下体被会心一击,蜷缩了起来,“如果我不能和你结婚,那谁也不能!我会诅咒你,让你去一个永远也没有幸福的地方去!”

纳塔莉亚的手放上伊万的胸口,一阵白光闪过,他昏了过去,倒在了地板上,身体慢慢地融化了。

“我的天哪……”烟雾散去后,菲利克斯惊讶地捂住了嘴,“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房间里1/3的人都消失了,包括勇敢的王子伊万·布拉金斯基。






第二章


“你们确定你们想要走这个程序吗阿鲁?离婚是很严肃的事情,我知道离婚律师是我的职业,但是你们看起来真的很相配,我建议你们再尝试着相处。”

伊丽莎白从鼻子地哼了一声。

“好吧,我这么和你说吧。”她说,她的丈夫在凳子上焦躁地扭来扭去,“如果你丈夫告诉你他是个同性恋的话,你会怎么办?”

“……这……种假设在我身上不成立。”

房间里一片尴尬的寂静。

“唔,好吧,”王耀咳嗽了一声,系了系领带。是他的错觉,还是这个房间的温度刚刚骤降了?眼前这两个人,罗德里赫·厄德斯坦因与伊丽莎白·海德里希(她坚持使用自己原来的姓氏)是他遇到过的最不配合的顾客。通常离婚夫妻总是每隔两分钟就吵起来,他不得不努力地让他们平静下来。让人平静可算是他的特长——他毕竟拉扯了任勇洙长大。但是眼前的这个男人却一脸冷静,而他的妻子则一直滔滔不绝,而让王耀紧张兮兮地坐着。他们一点也不生气,为什么?这是多么让人沮丧和难受的事情——“好吧,你想以什么理由申请离婚?只是问一下,程序问题。”

“我们一直以来都是好朋友,”伊丽莎白说。王耀用手指揉了揉额角,毫无疑问这又是个无比漫长又悲伤的故事,完全可以想象。他只想要了解他们离婚的理由,不是他们的漫长情感史。“我们幼儿园的时候就认识了,自那之后,我们一直都是最好的朋友。所以,你可以想象,我们一起上了高中,身边的朋友们撮合我们在一起……然后……大学的时候我们开始约会,是他约我的,我必须申明。”罗德里赫看着她,扶了扶眼镜。“然后,我们为了共同利益,钱包和差不多一些原因结婚了。”

“你们结婚多久了?”王耀插入。

“差不多一年了。”伊丽莎白回答。

“还不到一年?”王耀问,“我认为你们一定能够继续相处的阿鲁。新婚夫妻总是把事情想得太糟,但是——”

“他是同性恋。”伊丽莎白面无表情地说。

罗德里赫羞地用手捂住了脸。

“……好吧,”律师咕哝着,他觉得自己比罗德里赫还尴尬。男人的性向哪经得起这种大声的宣扬。王耀忍不住同情起了这个奥地利人。他记得他刚来这里上班的第一天,勇洙在他所有同事面前大声地说王耀比起女人更喜欢男人,更要命的是,他大学时代的好朋友也是现在的同事,亚瑟·科克兰,慷慨地试图用身体安慰他。甚至弗朗西斯也开始追求他,而他并不感到荣幸。在弗朗西斯被“刚出柜”的王耀拒绝后,他伤心地向新员工,那个几乎隐形的加拿大接待员寻求安慰。“是的,是的,我完全理解你无法接受这种情况……”

“哼!”匈牙利人说,眼珠转了转,“他甚至已经有了男人了!”

“你看到门外那个白化病了吗?”

“……喔。”王耀没有多说话。

他之前一直以为那地方站着的只是个衣撑子或者什么的。

太棒了,他等下得和那个白化病人道歉,他进门的时候把自己的大衣挂在他身上了。

他暗暗责怪自己早上没吃饱饭,多亏勇洙摔坏了他的闹钟,让他晚起了半个小时。

“哇,时间过的真快!”王耀说着,站了起来,想要带着这对准离婚夫妻离开办公室。即使离会谈结束还有15分钟,王耀实在是饿的不行了,他想要吃点东西,喝杯热咖啡,想要这两个人赶紧离开。“遇到好事的时候,时间总是过的特别快!”

“好事?”罗德里赫重复了一遍。

“当然是好事!”王耀肯定地点了点头,把他们赶小猪一样推出了办公室。“明天见!”他关上了身后的门。

“明天见。”罗德里赫简单地回答道,点了点头。

“本楼内禁止一切宠物,先生。您看到了那个该死的告示了吗?”亚瑟的声音回响在走廊尽头,“如果先生不立刻妥善处理您的鸟,请原谅我叫保安。”

“这不是宠物!这是我的肥啾!”

“吉尔伯特在做什么呢……”奥地利人喃喃自语。

“犯蠢。”伊丽莎白回答了他。

“好吧,谢谢您今天和我们谈话。”罗德里赫总是那么地彬彬有礼,他对着王耀点头致意,“现在,我们得走——”

“等等,你说的吉尔伯特就是那个白话病人?”王耀问。

“是的,怎么?”

“帮我向他道歉,我很抱歉今早我把大衣挂他身上了,我以为他是个衣架。”

“……厄……没问题,请放心。”

两个人离开了,留下王耀一个人站在走廊里。他静静地等了5分钟,确保这对夫妻,以及正在骚扰亚瑟的白化病人都离开了大厦,这位律师偷偷地溜去了休息区。加拿大接待员和他挥了挥手。该死,王耀怎么也记不住他的名字,所以他只好尴尬地挥手致意。但是加拿大人看起来非常满足。亚瑟正在低头捡散落在地上的文件,嘴里骂个不停。

“怎么了阿鲁?”王耀问。

“那个弱智,以为自己是个普鲁士人,顶着一只鸟在走廊里跳舞呢!”亚瑟高声抱怨着,他捡起一沓文件,扔到王耀的手上。“你看到了吗?这些文件一直整整齐齐地放在柜台上,直到刚刚那个……那个弱智鸟把柜台撞翻了!你知道那个男的说什么了?他说做得好!他还说我是个娘娘腔,一点也不帅气的英国土人!我身边怎么尽是蠢货!”

“我很抱歉?”

“哦不是,我不是说你!”亚瑟迅速地道了歉,“你大概属于比较正常的那一类。你和那个接待员——你们俩。那个该死混蛋法国人是个轻浮的变态,他的毕生目标就是捏遍地球上所有人的屁股。”

“嘿!”马修遥远地叫了一声,但是没人听见他。他的声音总是那么小,而且其实大家也从不在乎他是不是在说话。

“街那头那个开银行的貌似是个不错的人……”王耀提醒他。

“他携带枪支,”亚瑟反对,“而且他是个瑞士人。”

“瑞士人不好吗?”

“不好,不是,我也不知道。不过说实在的,我不关心!我现在很生气!”

“好吧,好吧。”律师顿了一下,“我现在要出去吃饭,要不要我帮你带什么东西?”

“不用了,要是我想要买东西,我会让我助手去的。”

“他是你表亲。”

“彼得身兼两职不行吗!”亚瑟连推带哄地赶走了王耀,“快走,快走!别等到人多了!”

王耀立刻心领神会。

王耀去麦浪到买了一杯咖啡。他一点也不喜欢麦当劳,但是这是附近唯一能用一美元就能买到食物的地方。他的钱包忘在大衣里了(好在他的大衣被放回了接待处),他现在口袋里只有2刀。他记得他包里应该有10刀的,但是看来勇洙再一次成功地拿走了零用钱。突然,王耀发现有人堵在他回大厦的路上。

哇哦。

这个家伙真是个大个子。不过为什么他穿着一套苏联红军军装还带着围巾?现在已经是春天了,更不要说他手里掂着的金属水管。

“厄……你迷路了吗?”王耀问。

“是的!我迷路了,非常非常迷路!”大个子回答道,“上一瞬间我还在我的好朋友托里斯和美丽的姑娘的婚礼上呢,下一瞬间我就在这儿了,在这个肮脏的城市里!你们怎么叫他?纽约?”

他有一口浓重的俄罗斯口音。

“是的,这儿是纽约……”王耀说,他有点犹豫不决,“你是从俄罗斯来的吗?”

“不是的!我是从苏维埃王国来的!”

他说的这些怎么这么耳熟?

“……真的啊。阿鲁。”

“真的啊!”

“好吧……”王耀决定带他去精神治疗中心更合适,“我是王耀,你叫什么名字?”

“我是苏维埃帝国的王子,勇敢的伊万!我的全名是伊万·布拉金斯基。”

王耀发誓这名字他在哪听过。

哦,想起来了。他给勇洙编的童话故事。

“我弟弟给了你多少钱?”律师同志扬起了眉毛。“他是不是拿我口袋里偷走的10美元雇了你?如果你这么缺钱的话,我会帮你找份正经工作的……”

“你有弟弟?”

“好吧,是谁雇你来恐吓我的?是个叫任勇洙的小混蛋,对不对?”

“……我没听过那个名字,也不知道你说的是谁……”

“你不知道?”这事情一点也不好笑!“这事可一点也不好笑。”

“我并不是在搞笑!”伊万急忙地说,“我说了,我迷路了!这里是纽约,但是在我的故乡,在我们那任何一个王国,都没有纽约这么一个地方!我向人问路,结果每个人都跟我说‘滚回俄罗斯去,你们这些红色恶魔’!我根本就不知道俄罗斯是什么!你一定得帮帮我!”伊万紧紧地攥住了他的肩膀,“就像我说的,我是个王子!勇敢的伊万王子!如果你帮我找回回家的路,我会慷慨地感激你的!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只要你能帮我回家……”

“苏联很久以前就不在了。”王耀面色不善,“实话实说话,勇洙到底付了你多少钱?”

“我不知道你说的什么勇洙!”

“你怎么不找别人去帮忙?别缠着我——”

王耀真的不想在一天时间里对付这么多不正常人类。

“因为其他人没有你这么美!”

“我……什么?”

“所有的故事里都说世界上最美的姑娘会热心地帮助王子的!”伊万重复了一次,“你明显是纽约这个地方的最美的姑娘!”

“……最美的姑娘阿鲁?不,你搞错了,我是个——”

“男人也可以被称为美人的!我的朋友托里斯和最美的姑娘菲利克斯结婚了,他十分确定他也是个男人。”

“这一点也不好笑!”

“美丽的姑娘应该听王子的话!”

“我不是什么美丽的姑娘!”

“你就是!”

王耀做了个深呼吸,试图让自己安定下来。一些行人目无表情地打量着他们,或者惊恐地盯着他们看。他可不想作为“纽约患有精神病的离婚律师,在路上和一个一拳就能捏爆自己的俄国佬打架”而出名。不行,他要讲道理,要有逻辑地帮助这个“勇敢的伊万王子”。

“听着,我会带你回我的地方,给你点吃的,让你洗个澡。然后我们想办法看看怎么把你送回家去。”(潜台词:想办法把你运回俄罗斯去)

“好的,你真是个好人!”伊万高兴地笑了,他笑起来还有那么一点点可爱的。

只,只是一点点!




“任勇洙,记得我和你怎么说的吗?禁止一切沙发上的猥亵行为!”王耀开门的时候怒吼,王耀不用看就能猜到任勇洙正把香港压在沙发上性骚扰。这是每个周六的惯常情况。香港迅速地把任勇洙推倒地上,任勇洙边摔边嚎叫。

“对,对不起!”香港道着歉。

“不是你的错,”王耀安慰他,尽管他知道香港不是在和他道歉。

“你的房子很漂亮,”伊万赞美道,“当然,没有耀漂亮!”

“……这谁?”香港扭过头看着这个声音沙哑的俄罗斯人。香港的脸仍然泛红,原因王耀一点,一点也不想知道。

“勇洙呢?”王耀问,无视香港的问题。

“在这儿!”任勇洙精神饱满地从地板上跳了起来。王耀无视他脖子上的痕迹,香港囧迫地用手捂住了脸。

“您能给我解释一下这个人是谁吗?”王耀指了指伊万,“他说他是苏维埃王国的伊万王子。这事情该不会是你在搞鬼吧,嗯?如果是你干的,现在承认,我以律师的身份保证我会抓出你雇这个可怜人来恐吓我的证据。”

“我对天发誓,大哥,我从没见过他!”勇洙抗议道。

“那就是勇洙?”伊万倒吸一口气,“我知道你!”

“任·勇·洙…!”王耀皱起了眉。

“我不认识你!”勇洙吓的跳了起来。

“是的,你的确不认识我,但是我知道你!”伊万说,“你是大寒国失踪了许久的王子!”

“…啥?”三个亚洲人同时问道。

“我是大寒国的王子?”勇洙惊呆了,伊万点了点头,“等等,你是苏维埃的伊万王子?你别告诉我你的名字是伊万·布拉金斯基……”

“是的!”

“你认识一个叫托里斯的人吗?”

“是的,他是我的好朋友!”

“你的姐姐叫乌克兰?”

“是的,哇,你真的好聪明!”

“你在做什么?”香港问他。

“香,慢着。”勇洙说,“那……托里斯和美丽的姑娘结婚了?”

“是的,是的!他们是要结婚的!你真的是那个失踪的王子!”伊万看上去狂喜极了。

香港和王耀交换了警惕的眼神。

“……我觉得我们有必要冷静下来,整理一下思路阿鲁。”有经验的律师冷静地说。

“我已经搞明白了!”勇洙骄傲地宣布,“我10岁时发明的童话故事变成了真的!”








一共20章,我现在极度怀疑我是不是该继续继续翻下去,熬到了第二章才开始有露中互动,orz你们好慢热啊……


2010.08.09 Mon l 未分类 l 留言 (4) 引用 (1) l top

留言

No title
我萌屎了勇敢的伊万布拉金斯基王子
2010.08.09 Mon l 包皮小紅帽. URL l 编辑
No title
我萌屎了勇敢的伊万布拉金斯基王子 +1
另外“伊万的下体被会心一击”笑死我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ʸ��:v-218]
2010.08.09 Mon l AA. URL l 编辑
No title
哦哦哦萌了
标题我觉得翻成 神魂颠倒 比较妥当
2010.08.09 Mon l JH. URL l 编辑
No title
给月经的小结,我只想说这句
2010.08.09 Mon l 秋尚音. URL l 编辑

发表留言












引用

引用 URL
http://ariesw.blog125.fc2blog.us/tb.php/19-f40e7b97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
管理员许可后即可显示
2012.11.27 Tue 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