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CHANTED 第3,4,5章


3,4章露中互动太少了,害的我闷头翻完都懒得再校对一遍,错别字可能有,请发挥想象力。

PS:好小伙子提醒我,ENCHANTED其实是一部电影的名字,叫做曼哈顿奇缘,内容就是某个公主被女巫送到了纽约,这里变成了伊万王子!什么时候我应该把这个电影拿过来看看-v-
第三章



一阵寂静。任勇洙说的绝对是一派胡言。童话故事不可能是真的……但是如果勇洙真的不是在恶作剧,王耀相信本田菊绝对不会傻到雇佣一个俄罗斯黑手党来假扮王子耍他。那到底这家伙是从哪冒出来的?王耀不相信伊万所说的自己是一个叫苏维埃的王国来的王子什么的,这太荒唐了。

“你再说一次,你是怎么到这儿来的?”为了确认自己的想法,王耀又问了一次。

“嗯,我正在参加婚礼,然后邪恶的女巫纳塔莉亚闯进来了!”伊万解释着,“她一直强迫我嫁给她,但是我坚定地拒绝了。她说她会把我送到什么没有幸福的地方去……然后我昏死了,醒过来的时候躺在公园长椅上。中央公园,那儿的人好像是这么说的。我刚刚还在家里,然后一眨眼就到这儿来了!”

“……我明白了阿鲁。”王耀说,“好吧,我要去工作了,所以——”

“你要走了?”伊万一脸震惊,“如果你要走,我也要和你一起走。”

“什么?不不不你不用和我一起去。”

“不行,我一定要和你在一起!保护第一美人是王子的义务!”

“我说最后一次,我不是什么纽约第一美人。”

“你就是,不论你怎么否认,你也无法拒绝真理。”

“他刚刚叫你第一美人了?”勇洙问。

“现在不是开玩笑的时候!”王耀叹气,“好吧,你来就来吧……你……算了走吧,把水管放下。”





“你们出门都是靠走路的?”王耀带着伊万走上纽约街头的时候,伊万忍不住问。他们出门才不到五分钟,就撞到了好几群人。王耀决定让伊万走在街道里面,伊万对路上的车辆表现出了极其浓厚的兴趣,尤其是大卡车,他可不希望伊万激动地跑到路中央去拦一辆玩。“在我们苏维埃王国,我们都是骑马的。菲利克斯说他有一头漂亮的小马,不过区别也不大。耀和勇洙和香港没有自己的车吗?”

“我住的离工作的地方很近,走路就行了。”王耀解释说,“而且我是个环保主义者。”

“……是这样。”伊万点头,但是显然他一脸迷惑。

“好吧,我们快点进入正题。”律师低声地说,生怕别人听到他们的对话,街上人来人往,而且在纽约,你总是得小心是不是有人在窃听你。“我们现在要我去上班的律师事务所去,你是我的老朋友,从莫斯科——俄罗斯来纽约拜访我。你对这个国家的文化很感兴趣,即使你一点英语也不懂。所以什么也别说阿鲁。如果有人问你问题,不要回答,我替你回答。我唯一信任的人,也是你唯一能够聊天的对象,是亚瑟·科克兰和那个我记不住名字的接待员。还有,不要乱摸东西,明白了吗?”

“遵命!”

从王耀的住所到律师事务所通常要走上5分钟,但是拖着这个好奇的王子,他们整整晃荡了一刻钟才到达大厦。伊万对包括路牌到饭店到无辜的路人在内的一切东西都充满了好奇,还至少撞翻了3波人。当他们终于走到律师事务所的时候,王耀只想躺到椅子里去睡一觉。可惜因为伊万,他想也别想。他一进门,亚瑟就用惊恐的眼神看着他,好像他长了两个脑袋。

“这是……”亚瑟的嘴巴一张一合,一张一合,好像快死的鱼。“耀,这是哪位?”

“这是伊万·布拉金斯基。”王耀说,向亚瑟介绍这个不是俄罗斯人的俄罗斯人。伊万挥了挥手笑了笑,但却让亚瑟觉得更恐怖了,“嘿,现在还有谁在吗?”

“应该没人,”亚瑟回答,向接待处的方向张望了一下。

“嘿,我在这儿呢!”加拿大人摇了摇头。

“太好了,我需要你帮我点忙。”王耀对接待员说,“他说他是来自苏维埃帝国的勇敢的伊万王子,我需要你帮我GOOGLE搜索一下他说的这些名词,多搜索一些数据库,看看是不是什么复活节活动里的角色人物或者是俄罗斯在逃犯。勇洙说这个王子是我小时候编的童话故事里的人物——”

“你还会编故事?”亚瑟很惊讶,“你是说这个人是你创造的角色?”

“是的阿鲁。”王耀承认了。

“合情合理。”亚瑟思索了一分钟“我完全相信。”

“……你是说你觉得这人是从我故事里跑出来的角色?”

“是啊,我能看到仙女,所以干嘛我要歧视平行世界里的王子?”

我怎么就这么笨呢,我早该知道亚瑟和勇洙是同类。

“还有,我一直觉得你看上去就是个倒霉的人,会遇到这种事也挺正常的。”亚瑟十分多嘴地加了一句。

王耀决定无视亚瑟的评论和他不稳定的精神状态。

“不管怎样……”王耀低头看了看接待台上的名牌,“马修,我需要你帮我查一下他的资料。”

“好的,王先生。”马修回答。

“我出去的时候有没有电话打进来阿鲁?”

“有一个……从安东尼奥·卡瑞尔多先生处打来的。他也在折腾厄德斯坦因夫妇的事情?”

“真棒,他想干什么?”

“他明天会和那对夫妻一起来拜访,在大概中午的时候。”

“谢谢,请告诉他这个时间我有空。”

“是的,王先生。”

“我和你说过了——叫我耀就好了。”

“是的,王……哦,耀。”马修看了看王耀的身后,“说起来,你是哪里见到他的?”

“我逃班去买饭的时候。”

“真是奇遇!”

“的确是奇遇。我要去办公室了,你能不能帮忙看着他?只要不骚扰别人,或者乱碰东西就好。他来的一路撞到了好多老太太,我可不想让他再惹麻烦了。哦还有,不要让他接近这里别的员工。如果有人问起,就说他是我莫斯科来的朋友,不会讲英语。我已经给他上过一课了,所以应该不会太麻烦。我是说‘应该’。”

“好的,耀。”

“谢谢你。”

王耀发现他出门的这么一小会文件又增加了一倍,他决定把这多出来的全部放到明天去做。休息的时候,他也试图在网上查了查伊万的信息,他甚至在想要不要打电话给俄罗斯大使馆让他们看看有没有失踪人口。可惜的是一切工作都是徒劳,他找不到任何关于勇敢的伊万王子或者是伊万·布拉金斯基的有用信息,好像这个人根本不存在在这个世界上一样。还好文件不算多,查找信息没有耽误他太多时间,让他顺利完成工作准时下班。王耀还得给伊万找个吃住的地方,因为他才没那么好心,自己给提供吃住呢。

他离开办公室,看到这个王子正在用手指敲着金鱼缸的玻璃,接待员小心翼翼地看着他。还好亚瑟不在这附近。

“我什么也找不到!”马修一脸迷惑,“我甚至给旅行社打了电话,看看有没有什么苏维埃主题活动,或者看看他是不是在什么主题博物馆工作……对不起,真的找不到。”

“我明白,”王耀叹气,“我也查了半天,真不知道他是不是编的这个名字……你觉得俄罗斯大使馆会不会知道什么?”

“我觉得不会,”马修摇了摇头,“我给警察局打过电话查失踪人口了。”

“警察局?你提醒我了,我应该把它交给警察!”

“不行,你不能这么残忍!他是个好人!”

“好人?”

“我和亚瑟和他聊了会,他一直在讨论他‘漂亮的姐姐’……然后我把他介绍给了弗朗西斯……”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别紧张,耀!弗朗西斯不会和人说的,再说了,你为什么不能让他待在你家里?万一他真是个王子呢?”

“他说自己说,又不能证明他就真的是。他一定藏着什么阴谋,你为什么相信他?”

“因为亚瑟也——”

“听着,亚瑟是我的好朋友,在人背后说坏话是不好的,但是他还以为自己能看到仙女——”

“亚瑟总是有点……神神叨叨的。”

“正解!我要回去了。”王耀抓起椅子上的大衣,从钱包里掏出50美元。马修不解地看着他,“帮我把这些钱给伊万,好吗?告诉他这钱他拿了随便花,叫他去买点吃的,或者找个宾馆,做个公交车回家去。我可不想再和他沾上关系。”

“耀……你真的忍心把这样的人丢在大街上?”

“你要是这么爱他,就把他带回你家去啊!让他当你和弗朗西斯的宠物或者什么的…”

“不要!”马修一生中第一次这么强硬,“耀,这真不像你!你总是那么冷静,温柔,耐心……你为什么就不能照顾他一下子?他那么可爱,虽然他的脸恐怖了一点,但是他说你是他遇到的最美丽的人!”

“他和你这么说了?”

“是的,他的话题永远只有那么几个:他的家乡,他的姐姐,还有你。”

王耀郁闷地相信马修完全没有夸张,一点儿也没有。

“这,这样啊。”王耀尴尬地咳嗽了一声,他也不是不能让伊万和他一起住……这人看着也挺老实的,又那么天真可爱孩子气,他最抵抗不住这种特质了。而且伊万这么喜欢他,他还残忍地把他赶到打劫上,未免也太不近人情。他自己也不敢相信,不过多看一眼伊万,再听几句好话,自己就动摇了!马修看出他的动摇,充满地希望地看着他。“好吧,他就先住我那儿吧。但是就今晚!明天,我们一定弄清楚他是谁,从哪儿来的。”

“但是……明天是星期天,我不上班……”

“可以改的,”王耀拿起了接待处的电话,“你打电话给提诺说明天不需要他顶你的班,知道这事的人越少越好,明白吗?”

“但是……我明天有很重要的约会……”

“改天。”

“我不能和弗朗西斯说我不去了!他说要带我去很美的地方……”

“厄……”王耀又低头看了看名牌,“那个,马修,求你了!我需要你阿鲁……”

“好,好吧。”

“谢谢你马修!你帮了我大忙!”

“能帮上忙很高兴……我现在打电话取消约会。”

“不不,不是取消,是改天。如果弗朗西斯问起来,你别说是我叫的,是亚瑟叫的。”

“但是亚瑟并没有……”

“弗朗西斯不需要知道的太详细。还有他们俩关系本来就够恶劣了,再加点小矛盾也不会怎么样。管他呢,明天再见,谢谢你!”王耀走到伊万身边,抓住他的胳膊,“回家了。”

“家?”伊万问。

“我家。”王耀强调,“不是我们家。”

“好的,听你的!”伊万非常开心。

“快走吧。”




有个他没见过的人躺在他的沙发上,一个陌生人,抱着菊睡的香甜,另一只手抱着只猫。对于王耀来说,看到这场面让他十分不快,这不止是一种视觉强奸,而且伊万似乎也一脸失望。勇洙得意洋洋地抱着胳膊坐在一边的椅子上,香港不安地坐在他腿上。王耀庆幸他俩至少不在强奸自己的视力。

“他……是谁?”菊看着伊万的方向,问道。

“我也要问你他是谁。”王耀扬起了眉毛,“还有你们在做什么?”

菊离家已经很久了,因为王耀认为他梦想的厨师学校不算什么正规教育。王耀对于自己强横干预弟弟们的理想的事有些心有愧疚,但是他自己也作出了很大牺牲,为了养活两个弟弟,他不得不放弃自己的梦想,努力学习,能够找到一份高薪的工作。而本田菊没有像王耀所希望的那样读大学,而是选择了做一名厨师。如果一定要说的话,看到本田菊已经实现了自己的梦想,而自己却不得不每天纠缠于自己痛恨的工作,他的内心还是有一些不爽的。更不用说看到这个弟弟不请自来地出现在自己的公寓里。

“我捡到了这个人,”菊回答,把正在睡觉的人拉起来坐正。

“然后你决定把他带到我这里?为什么?”

“勇洙说你也捡到了一个王子。”

“喔,我真是一点也不吃惊。”

勇洙在王耀“热情”的目光瞪视下缩了缩。

“是的”菊继续平淡地说,“这是希腊国的王子海格力斯 卡帕斯。”

“真了不起啊。”王耀像勇洙一下大喇喇地坐下,双手交叉。身为一名律师,他很少做出如此傻气的动作,但是他现在不在乎了,“这是苏维埃王国的勇敢的伊万王子。”

“你好。”海格力斯打了个招呼。

伊万点点头。

“勇洙说他们都是从你那个童话故事里的大陆来的。”菊说。

“别告诉我你真的相信?”王耀叹气。

“要不然,你怎么解释我捡到了一个爱猫的王子呢?”

“我不知道,而且说起来,这关我屁事。”









第四章




本田菊用他那大大的,无神的黑眼睛盯着王耀看了一会儿,然后叹了口气,表示自己认输了。本田菊什么也不说,却总是能在最短的时间里让王耀心情郁闷。伊万看上去也不是那么自在,不如说,他似乎对海格力斯的存在感到非常不满。他嘴角的笑容踌躇个不停。

一阵敲门声打破了沉默。王耀看着本田菊和任勇洙。

“我没找人来。”本田菊回答了这个无声的质问。

“我也没。”任勇洙说,“香港已经在这儿了。”

“也许是另一个王子呢?”王耀冷笑着,他打开了门。他热情的意大利邻居站在门口,开心地和他打着招呼,然后不经他同意便拽着一个金发肌肉男走了进来。王耀发现在伊万看到这个肌肉男的一瞬间,他抽搐着上翘的嘴唇一下子变成下垂。他们彼此凝视了一会儿。王耀有些绝望,“别告诉我你见到了一个王子,费里西安诺。”

“咩,你怎么知道的?”费里西非常惊讶,紧紧地抱住了肌肉男的胳膊,肌肉男被他抱的有些不知所措,“这是我的白马王子!”

“律师先生,您的推理棒极了!”勇洙向王耀竖起了大拇指。

“再开玩笑拍死你。”王耀板着一张脸,“你是?”

“德意志王国的骄傲的王子路德维希,”肌肉男自我介绍了起来,“路德维希,贝什米特。”

“骄傲的王子,”伊万出发了一声冷笑,“要我说的话的,我才是个值得自豪的人。至于您——太可笑了。”

“我不可笑。”路德维希回答,他伸手摸向身边,好像想要拔出佩剑。

“哇,不要这样,我们干嘛搞的这么杀气腾腾的!”聪明的律师马上出来打圆场,把伊万试图抓住水管的手挪到一边去,“没有必要动武,更不许在家动武!”

“是啊,这个世界多么和平。”伊万同意地点点头,“先这样吧,路德维希。还是说,您现在还是如此惧怕失败吗?一场一场地发动战争可不是什么明智的主意,但是您是这么想的吗?显然不。”

“这不是我的错。”

“是啊,这不是你一个人的,但是你还是参与了全部的事件。”

“要是没有亚美力加,你也不会打赢我。”

“不,不,不,亲爱的朋友,您不愧是个愚蠢的德意志人。亚美力加没有我们,他才是无法赢的了。”

“我——”

“也许再给您的脑子上来一水管会让你回到你所属的地狱里去?我非常惊讶您居然在我揍了您一次之后还能活着,我那时可是狠命地揍您呢。”

路德维希咬着嘴唇一言不发。

“而且我和没和意大利王国串通一气。”伊万补充道,“罗马诺从来不是个嘴严的人,更别说给他点好处……而且他还那么恨您,太容易了不过。”

“咩!不要攻击意大利!”费里西安诺快要哭了,“我和我祖父都是从意大利来的!”

“你们在说什么?”王耀彻底被搞糊涂了。

“他被我戳到了伤口,”伊万告诉他,“他连输了两场战争。”

“第一次大战不完全是我们的错。”路德维希冷静地辩护着。

“……你们在说世界大战吗?”本田菊很惊奇。

“我想你是指王国战争。”伊万纠正道。

“王国战争?”王耀重复着,他难以置信地挥着手,“你们慢着,所以说,这个名字奇怪的德国人也是从我的故事里来的?并且在这个编造的世界里,你们有叫做德意志和意大利的王国?还有亚美力加?在你们之间,发生过两次王国战争?”

“那里有很多的王国,”苏维埃人说,“英吉利,法兰西,瑞士,波兰……很多很多。我们经历过两次大战,几乎波及了世界上所有的国家,而这两场战争,都是这位可敬的德意志人放的火,然后收拾的残局。”

“不是我,个人挑起的战争,”路德维希申明,“我也没有完全失败。”

“这实在是太太太太诡异了。”王耀摇了摇头。

“这次总算把这词用对了,”勇洙狂笑了起来,然后在王耀杀人的目光下迅速闭嘴。“也许这就是他们世界版本的世界大战。”

“你为什么要说他们世界呢?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世界,就是我们的世界!”律师吼了起来,“这些人都是些疯狂的妄想家,1,在马戏团干活,2.从精神病院放出来的。你们居然相信他们,你们难道也疯了?”他绝望地跌坐进椅子里,“他们都是我18岁的时候编出来的故事里的人物……这都过去十年了,我不知道他们上哪了解的信息,我也不关心,我唯一确定的只有一件事,他们都是疯子!”

“耀,你还是休息一下吧?”伊万真诚地建议着,把手放在了他的肩膀上,却被无情地拍走。

“要我好好休息?有这么多些自称故事里的虚构人物聚在我的房间里,你让我怎么可能冷静的下来?”他看着路德维希,“你!我根本没有编你出来!”他又瞪着费里西安诺,“还要你,你怎么也会在这里?”

“我……我敲门了,”费里西安诺吓得缩成一团,“然后你就让我进来了,咩。”

“对……对不起,我不知道自己是虚拟人物。”路德维希非常自觉。

“你……我……对不起,大家都冷静一下。”律师深呼吸了几下,“首先向大家道歉,我刚刚失态了。现在,让我们理智地重新整理一下这些事,这些突然出现的人,还有这些匪夷所思的解释……现在我们只能相信他们,把他们当做是故事里编造的人物。”

“我不认为我说的理论有哪里不通。”任勇洙说。

“勇洙,帮帮忙把自己嘴巴缝起来。”

“但是——”

“再说一句把你请出去。”

“……这是我家啊。”

“从今天起你住走廊,或者干脆搬出去,这样你能想干嘛就干嘛,想怎么强暴香港就怎么来,还不用污染我的眼睛。”勇洙刚想开口辩解,但是王耀马上开口阻止了他,否则香港真的会被勇洙弄到羞愧到自杀的,“好吧,我们有了三个王子,同一天出现,虽然我不想承认……但是恐怕还会有更多的王子出现。”

“还有?”菊问。

“还有。”王耀点点头,“当然,我可不打算去凑齐他们。”

“咩,为什么不呢?”费里西安诺说。

“第一,现在天很晚了,”他看了看表,“晚上7点,第二,除非他们喜欢在街上走来走去乱转。”

“咩……如果他们被杀了呢?”

“……那么,如果现在我们去找他们,被杀的就是我们。这样我们就更不可能去凑齐其他人了,对吗?”

“我绝不会让任何人碰我的神圣的美人!”伊万激动地站了起来。

“……我希望你能够保留你的意见,自己知道就行了。”在自己的家人,邻居和陌生人前被叫做“美人”,让他十分尴尬。

“好~”伊万非常开心。

“好吧,按你说的,如果还有人的话,他们现在大概也被人找到了。”本田菊说。

“你是什么意思?”

“我像勇洙的故事里一样……找到了这个猫王子。你找到了伊万王子,即使故事里没有路德维希,他也遇到了费里西安诺。我想他们一定都已经遇到了自己命中注定的那个……厄,朋友。”

“是的,独一无二好碰友。”勇洙不会读空气。

“我可不这么想……”王耀再次叹气。

“嘿,我编的故事,你得听我的!”

王耀深深地垂下了头,为什么都没人听他的意见呢?他们居然都相信这三个王子真的是从异世界来的。而王耀显然是这个房间里唯一清醒的人,也许这也是他能够成为一名成功律师的原因——他总是非常理智,但是却没人在乎他的正确意见。他又看了看表,7点一刻,天太晚了,可以礼貌地请这些人回自己的地方去了。

“天不早了,大家。”他大声说,“大家都快回去吧。”

“我真的要去走廊睡?”勇洙一副委屈的样子。

“不……勇洙……”

“那香港能留下来吗?”

“不!勇洙!”

“555,为什么?”

“我不想半夜被吵醒,你知不知道这墙壁有多薄?半夜听到你们的……不恰当的性行为声音痛苦极了。”

“咩!说给我听听嘛!”费里希非常兴奋,却被善解人意的德国人迅速抓走了。王耀挡着伊万,不让他去掏水管。即使伊万一挥手就能把王耀的胳膊扯断,王耀还是坚定地挡在伊万面前,好让路德维希带着费里希安全撤退。“我的祖父和他那个怪怪的,面瘫的,不是女人的女朋友总是晚上一起玩,却总是不带着我!”

“真有意思,”但是这个德意志人的声音里听不出任何感兴趣的样子,“晚安,……尊敬的……”

“王耀,叫我耀就可以了。见到你很高兴,路德维希。”

“我也是。”

说完,他拽着费里希出了门。

王耀等着本田菊离开,首先他是不请自来,其次现在他非常不想看到他的这个弟弟。王耀喜欢他的弟弟们,但是和他们在一起也并不总是愉快的。他抓着伊万的手不知不觉用了点力,而伊万转过头,对他展露了他标志性的孩子一般的笑容。本田菊从沙发上站了起来,领着像弃狗,喔不弃猫一样的海格力斯。他走的时候也只是淡淡地点了个头,说了句“谢谢”。

至少海格力斯比他礼貌多了,他问候了句“晚安”,鞠了个躬。

勇洙打破了突如其来的沉默。

“我们现在要干嘛?”

“我要回去了。”香港说,从勇洙的腿上下来。

“为什么他不能留宿呢,大哥?”勇洙问。

“你要是不高兴,大可以和他一起走。”

“真的?”勇洙似乎很期待。

香港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然后被他的小男朋友,或者小什么朋友领着走出了公寓。王耀目前不打算追究他们的关系。

“现在只剩下我们两人了……”伊万突然说。

“是的,就我们俩。”

“我们现在要干嘛?”

“我去弄点吃的,你和我一起吃饭,在这儿过夜。如果你不喜欢睡勇洙的床,你也可以睡客厅沙发。我只想确认一件事,你不是什么伪装出逃的丧心病狂的斧头男吧?”

“不,不是的!我认识的唯一的斧头男是北欧王国的丹马克!不过即使是他,他用斧头砍动物数量也比砍人多。”

“我真……安心啊。那你就留下来过夜吧。”

“好!”

幸运的是,伊万吃中餐吃的很顺,并且比起勇洙的床,他真的比较喜欢睡沙发。王耀猜测伊万想到这张床上发生的事情(关于勇洙和香港的)让伊万感到阵阵不快,让他宁愿把自己塞进那个小沙发里。王耀没有合适伊万尺寸的衣服,所以他只好穿着自己的军装过了一夜。




通常,王耀的清晨是这样的:早起,洗个提神澡,吃顿丰盛的早餐。而这宁静的早晨全因为伊万·布拉金斯基毁了。伊万在他洗澡的时候推门走进了浴室。不久之后,路德维希跑来关心地问出了什么事,他好像听到像女人一样高亢的尖叫。王耀心情很糟糕。

“耀,对不起。”吃早饭的时候,伊万试着向他道歉。

“门锁着是有它的理由的。”王耀盯着自己的盘子,自从早上浴室那事儿之后,王耀就拒绝看伊万的脸,“我们……把这事儿忘掉吧。”

“好……我今天还要去你工作的地方吗?”

“你想一起来吗?”

“是的。”

“那就来吧阿鲁。”

他们步行去事务所,伊万仍然撞了不少人。王耀一直在想到底是这些行人都看不见他,还是在路上用自己的胸肌把行人撞飞其实是伊万的爱好。和王耀想的一样,当打打开办公室大门的时候,招呼他的不是马修,而是提诺。提诺正在和贝瓦尔德谈话,看到他们,热情地挥了挥手。

“哇哦!”提诺饶有兴趣地打量着伊万,贝瓦尔德也盯着伊万,用他的惯常的凶狠的脸,“哎呀,耀,我从不知道你喜欢这一型的……”

“……什么?”王耀问。

“他叫什么名字?他长得真帅啊!”

贝瓦尔德的脸更凶狠了。

“我是伊万·布拉金斯基!”伊万骄傲地说,“你觉得我很帅吗?谢谢你XD”

“耀,我不知道你喜欢俄罗斯人!我还以为你更偏好亚洲系的呢……”提诺一副兴致昂然的样子,“不过怎么说,萝卜白菜嘛。你看,就像我和贝瓦尔德……”

“等等,等等,你对我和他的猜测是错误的,”王耀马上开始自卫,“伊万只是我的……嗯,朋友。”

“你好,他是我的妻子。”提诺指了指贝瓦尔德。

“但是——”沉默的瑞典人突然开口。

“我不是你老婆,贝瓦尔德。”提诺转过了脸,“你讲俄语的吗?”

“喔抱歉,他不讲英语,所以……”王耀解释着。

“你是外国人都OK呢,还是只喜欢俄罗斯人呢?”

“我和他是纯洁的。”

“好吧,好吧,如果这么说能让你自我感觉好一些……其实我也喜欢高个子的。”

“……我发现了。”

“我只喜欢提诺。”贝瓦尔德插嘴。

“好吧,我现在要进办公室了,我对于公开场合亲亲我我的表演没有兴趣。”王耀说,“如果有什么西班牙人来找我,通知我一声我会出来见他。”

“好的,耀!”提诺微笑着回答。

“对了……另一个接待员为什么不在?”

“哦!马修说他没法取消和弗朗西斯的约会,他让我向你道歉。”

“没问题,我一个人也行的,我一直都一个人折腾。回见。”

“拜拜~”








第五章




如痴如醉。

王耀只能用这个词来形容伊万在他办公室里的精神状态。伊万像个好奇宝宝一样对所有的东西都拿起来观察,摸来摸去,甚至包括路过打招呼的某个英国籍律师亚瑟·科克兰。亚瑟立刻变了脸,说自己有急事要处理,然后落跑了。王耀很想当场戳穿他拙劣的谎言,但是每当他灵敏的第六感感到危险的时候,他总是跑得比逃命的羚羊还快。王耀揉了揉太阳穴,头痛地看着伊万好奇地把所有的钢笔笔帽摘下来,看一眼,再戴回去。

“你之前没看过钢笔吗?”王耀从牙齿缝里发问。

“看过,但是没见过这样的。”伊万回答,“看!这只还是粉红色的!上面还有小猫图案!”

“这是私人用品!”王耀马上把笔从伊万的手中夺过来。没有他的授权,谁也不能动他的HELLO KITTY钢笔!而且说实话,这可不是什么能够拿出来炫耀的爱好,所以可能的话,他也不想让别人看到。好在这个王子似乎一点也不在意王耀突然的恶劣的态度,他的兴趣转移到了他的记事本上,伊万查看着王耀接下来的预约和安排。王耀叹气,把脸埋在手掌里。有伊万在一边好奇地观察体验所有的东西,他根本无法专心工作。几分钟前他甚至想要摸一摸王耀,因为他“非常漂亮”,但是王耀本人显然和他的那只HELLO KITTY笔一样,是伊万不应该去触摸的禁区。

恩,比那只笔还禁区。

“裸得里喝·饿得斯塔恩……是谁?”伊万想要关心一下王耀的工作,但是他浓重的苏维埃口音屠杀了这个优美的奥地利名字的美感。“还有这个这个伊丽莎白……她的姓氏我读不出来。”

“我的两个顾客。”王耀说着,把名册从伊万手里抽回来。

“你的工作是怎样的?”

“我不是告诉过你了吗?”看着伊万茫然的眼神,王耀想他可能猜错了,“我是个离婚律师。”

“离婚?那是什么?”

“你应该知道的……离·婚。”

“我要是知道,干嘛还问你?”

“……好吧,离婚就是通过法律手段,让已经结婚的夫妻解除婚约的程序。”

“我还是不懂。”

“你这么想,两个人结婚了,但是他们后来发现有无穷的障碍阻挡在他们通往幸福终老的道路上……说的简单点,他们以为彼此是相爱的,但是实际上不是。但是直到他们结婚他们才发现这一点,因此他们想要离开对方,永远离开。不再保持结婚状态。”王耀送了耸肩,“这就是离婚了。”

“……这样。”伊万皱起了眉头,至少他是想表现出难过的样子,“真可怜,离婚的人多吗?”

“多到可以让我以此为生。”王耀向前倾了倾身体,把手肘架在桌子上,像一个银行家一样。“你看,2008年内的统计数据说明有40%的人有过离婚经历。太多人结婚的时候太年轻,或者太冲动,或者因为其他一些理由。然后他们发现他们无法一起生活了,就到我这里哭诉。这个工作非常无趣,也让人心烦,但是比起当一个连自己弟弟都养不活的流浪汉,我宁愿去做这份无聊的活计。至少我付得起勇洙一直到大学毕业的费用,这就够了。”

“我明白,这是份不错的工作。但是你真的开心吗?”

“对不起,你说什么?”王耀使用了万能答案,因为如果他不是那么地自制和经验丰富,他刚刚就要脱口而出说“不”了,这势头就像尼瓜拉加瀑布一样不可阻止。“你是什么意思?”回避重点是王耀的拿手本领。

“我问你开不开心。”伊万指着房间,“在这里,这个地方,为人们办理离婚。听起来你一点也不喜欢这份工作。”

“我说过,我并不介意。”

“这不是我要问你的。”

“我对我的生活很满意。”

“你一直在逃避问题。好吧,我会自己玩自己的,但是这只是因为你不肯诚实地回答我的问题。”

“你玩你的吧,柜子里有骷髅架子,你会有兴趣的。”为了让自己看起来忙于公事,而不是陷于他们刚刚的对话中,王耀随手从桌子上拿过一叠材料开始看了起来。他偷偷地越过文件看伊万,他的表情出于意料的忧郁,心思重重。王耀等着伊万开口,但是没有,伊万已经说完了,谈话结束,他很快开始了他在办公室里的到处乱摸乱看。

电话刺耳的铃声打破了办公室里的令人压抑的安静。

“这是什么?”伊万条件发射地发问,举起手来去摸。还没等王耀阻止他,他已经拿起了话筒,“这是干嘛的?”

“快给我!”王耀命令道,伸出手来。

“不要,就不给你!”伊万的脸上露出调皮的笑容,“这是什么东西?”

“这是电话,快给我!说不定是什么紧急的事呢!”王耀一边说,一边蹦蹦跳跳想要够到话筒。

“你想要?”伊万把话筒举得高高的,让王耀跳起来也够不到。“耀,你可以爬到我身上来拿!”

“你真是个小孩子!”王耀的脸涨得通红。

“喂?”提诺的声音从电话里传了出来,“发生什么事了?”

“伊万拿着电话呢!”王耀远距离地大声回答,希望提诺能听到他的话。

“哦!”提诺似乎并不在意,“你好,伊万!”

“你好!”伊万冲着话筒回答道,王耀决定不告诉伊万他把话筒拿颠倒了,让他自己去发现吧。“你在这个小电话里做什么?”

“我等下告诉你,现在能把电话给一下耀吗?我这里有给他的重要的消息。”

“好~”

伊万不情愿地把电话递给了郁闷的王耀,他恶狠狠地夺过了话筒。

“真是不好意思。”

“没关系!不用在意!”提诺笑了,“这里有一位卡里兰多先生想见您。”

“啊,谢谢你。”

“说起来,你们没在做什么‘特别’的事吧?刚刚亚瑟朝我吼了一个小时的员工准则,就是因为他发现我和贝瓦尔德正在——”

王耀果断地挂了电话。




给亲爱的耀:

我出去喂花鸡蛋了~马上就回~:) 还有,别告诉亚瑟我溜了,我不想让某个英国佬(再次)对我吼。谢谢!我欠你的!

PS:贝瓦尔德和我一起出去了,所以我不会回的太晚,最多三小时。就这样!

提诺

王耀叹气,把这张贴在接待处桌子上的纸条揉烂扔进废纸篓。他一点也不想了解提诺试图告诉他的“喂花鸡蛋”到底是什么暗号。但是纸条最后的PS显然意有所指,明显的好像在他脸上打了一巴掌似的。这种双关语几乎让他觉得好笑,几乎。提诺现在的确欠他一次了,尤其是今天的工作还没开始怎么,他就逃班了。现在只是中午11点半,提诺12点出去吃饭,太棒了,王耀现在要一个人为他擦屁股。

“先生,怎么了吗?”王耀的身后传来友善的询问,吓得他跳了起来。伊万本能地往身边抓过去,可惜水管不在。“啊!看哪,真对不起!我本意不想要吓到你的。”

“不,没什么,真的。”王耀转过身,发现是自己的同行之后,松了口气。“你有搭档?”

“不,我还单身着呢。”他的同行说笑着。王耀皱了皱眉头,来人马上意识到了自己的幽默是多么地不入流。“我是安东尼奥·卡里兰多,久仰大名,见到您很高兴……”

“王耀,叫我耀就可以了。这是我朋友伊万,他是从莫斯科来的,他不讲英语,所以……”

“真的?”安东尼奥有点难以置信地看着他,“弗朗西斯好朋友告诉我,你捡到了个从苏维埃来的人?这个伊万会是那个迷失的人吗?”

“干,”王耀在内心狠狠地骂了一句。弗朗西斯也是一名律师,或者至少他自称是一名律师,律师的职业道德和本能难道不是善于保守秘密吗?王耀想象着之后他如何把弗朗西斯撕成一片片的,不不,应该把亚瑟送过去替他复仇,效果好上一万倍。“不,你搞错了,每个人都认为他是个从苏维埃帝国来的王子,但是我确定你和我一样有着足够的常识,明白这只是一厢情愿。”

“嗯……”安东尼奥抓了抓后脑,转过身去问和他一同前来的人,“你为什么不自我介绍一下呢?”

“别TMD做梦了!”那个人发出了嘶嘶声,躲在了安东尼奥身后。

伊万听到这个人的声音,忍不住笑了起来挥了挥手,但是那个人却完全被安东尼奥挡住了。

“他有点,厄,脾气不好。”安东尼奥不好意思地笑着。

“你这笨蛋!”这人说。

安东尼奥笑了,王耀一点也没觉得这哪里好笑了。

“来嘛,打个招呼。”

“不!我认识那个家伙!”

“我不是聋子。”伊万冷冷地说,“我听到了~”

“你看,他什么也不会做的。”安东尼奥说,把那个小家伙从他身后拽了出来。

王耀瞪着他看。

他长得就像费里西安诺的复制品。

“你认识一个叫费里西安诺的人吗?”王耀忍不住问。

“谁TMD认识那种人?”小家伙哼着气,不耐烦地回答。

好吧,他说不认识就不认识吧。王耀决定无视这个小家伙。

“我是意大利王国的罗马诺·瓦尔加斯王子,”他抱着胳膊,极其傲慢地说。

“……你,你不是在开玩笑吧!”王耀激动地叫了起来,“还来?这一个一个的都从哪里冒出来的?”

“这就是我想和你谈的话题,”安东尼奥说,“我觉得你可能会知道点什么……”

“我以为你是想找我谈罗德里赫和伊丽莎白的事情?”王耀有些崩溃。

“你看到其他人了吗?”罗马诺继续从鼻子里发声。

“哇,你和我印象中的你一模一样!”伊万高兴地说。

“啧,谢谢。”

“我可从没说过这是在恭维你。”

“……我什么也没听到。”

“你就装吧,不关我事。”

“别吵了,”王耀叹气,用手挡在他们中间,“让我们到办公室里慢慢谈,这可是个漫长的故事……”




“你编的一个故事?”安东尼奥不敢相信地摇着头,不过没过多久,他的脸上开始展露饶有兴趣的笑容,并开始用西班牙语自言自语。王耀的头重重地砸到了桌子上,就连这个西班牙律师也完全相信了他刚刚说的话都是真的。王耀不敢相信自己认识的所有人都是蠢货,不折不扣的蠢货。也许是有什么病毒侵入了他们的大脑?而他是唯一一个携带抗体的幸存者?如果是这样,任勇洙一定是这个病毒的传播者,他的整个存在都像是个脑病毒。“也就是说,伊万是从苏维埃来的?”

“我不是一个充满想象力的青少年,这也是我成为律师的一个原因。”

“不论如何,苏维埃!”安东尼奥没忍住笑。

“是啊,真好笑。”王耀干巴巴地说,“你的隐晦的幽默感快要淹死我了。”

“哎哟,放松点嘛,伙计!”安东尼奥笑的更灿烂了,“你太紧张了,你忘记了那句口号吗?好好玩乐,偷懒干活。”

“……那口号是你自己发明的。”

“如果你一定要从这么刻板保守的观点上看的话,好吧,我是不对。但是如果你用一种‘老子才不在乎呢!’的角度看去,整个世界都不同啦!生活充满了娱乐总比无聊琐碎的工作好,是不?”

“好吧,我就是这么个缺乏乐观随意精神的人,问题是你发现了一个‘王子’。你在哪找到他的?目前就我所知,他们都是从中央公园里冒出来的。”

“是的!我在中央公园里看到他的时候,他正和一个老妇人因为喂鸽子的问题打了起来,他快输了,”罗马诺给了他一肘子,“哎哟,干嘛打我!”

“活该,你这混蛋!”罗马诺低吼着,“声明一下,我才没有输!她用她那愚蠢的鸟食往我身上撒!你们知道哪些该死的鸽子有多肥吗?我对天发誓,如果我再看到她,我也要对着她扔鸟食,看她被压死。我讨厌老年人!”

“尊老爱幼的精神哪去了?”王耀低声说。

安东尼奥不管罗马诺的抱怨继续说了下去,“你知道有什么办法把他们送回去吗?”

“你是想要摆脱我是吗?”意大利王子暴躁地跳了起来。

“不,不!我什么时候这么说了?”

“……回到这个问题上来,”王耀试图把安东尼奥的注意力吸引过来,他用眼角的余光看着伊万,他仍然在充满好奇地翻弄着王耀大衣里的每一件东西。王耀走过去挪开伊万试图翻弄邮寄文件的手,“不要碰别人的东西!”

“遵命!”伊万这么说着,但是完全看不出来他打算乖乖听话。

“上帝啊,”王耀跌进椅子里,“快点让我死了算了。”

“事情没那么糟糕!”安东尼奥试图鼓励他乐观点。

“是啊,没有那么糟糕!”伊万同意地努力点点。

“好吧,不管那么多了。”王耀坐了起来,“听着,安东尼奥,我不知道要怎么办。说实话,我现在仍然认为这是一场精心策划的迷局,是一场想要消灭非美国人种的阴谋。所以说伊万和我在一起,罗马诺和你,我的弟弟遇到了一个希腊人,还有我的祖籍意大利的邻居。看到了吗?这是个阴谋,但是却没人听我说话!”

“我听你的!”伊万说。

“谢谢。”王耀苦涩地回答,伊万却完全没听出来他话里的意思。

“没人听你的是因为你完全错了!伙计!”安东尼奥的笑容看上去像是给他的脸上贴了个条子是的,根本就没见他不笑过。王耀真受不了,王耀认为自己是一个足够乐观的人,但是这个家伙怎么能一直这样傻笑?“他们是从你编的故事里来的!童话故事!”

“你居然能从法学院毕业,证明这个国家的教育正走向衰败。”王耀自言自语。西班牙人还是笑的一脸灿烂,大概是没听到。“你愿意的话可以这么认为,但是我不同意你的意见,虽然我无法强迫别人都听我的。”

“哎呀,你为什么就不能接受这个简单的事实呢?这样你就不用烦恼啦!”

“童话故事又不是事实。”

这家伙到底多大了?五岁?

王耀还没来得及说什么,他的座机响了起来。



2010.08.09 Mon l 未分类 l 留言 (2) 引用 (1) l top

留言

No title
召唤后续~
2010.08.10 Tue l JH. URL l 编辑
re
Every one knows that our life seems to be not cheap, but we need money for different stuff and not every man gets big sums cash. Hence to get quick <a href="http://bestfinance-blog.com/topics/home-loans">home loans</a> or just auto loan would be good way out.
2010.08.22 Sun l Willa18Fields. URL l 编辑

发表留言












引用

引用 URL
http://ariesw.blog125.fc2blog.us/tb.php/20-6a7b41ba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
管理员许可后即可显示
2012.10.24 Wed l